木羽木鱼

《痴梦》

       ——我看见他了。
        …
        …
        …
        ——我的梦,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第一日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『好久不见。』
        姬如雪从未想过此生她还能再看到李星云。
        而此刻,她真切地看见,李星云就站在她面前,还是记忆中那个明朗的少年,正冲着她笑。
        如梦一般…
        姬如雪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人,一时不知是惊是喜,“星云…”良久才轻声唤着,眼底忽地一阵酸涩,竟差点落下泪来。
        李星云笑得灿烂,眼里的光芒那般明亮,抬起手冲姬如雪招了招,
        ——雪儿,好久不见了。
        是啊,好久不见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第二日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『我等你很久了。』
        石敬瑭进屋之后见姬如雪正坐在案前,埋头写着什么,便轻手轻脚地走到院子里,正巧阿瑶已经将他带来的东西都放好了,就询问阿瑶,“雪姑娘近来可好?”
        “雪姑娘每天都按时吃饭按时睡觉,只是和从前一样,总是喜欢发呆,也不喜欢说话。不过雪姑娘今日心情特别好,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她笑了呢。”阿瑶想起今天早上姬如雪从房里出来时嘴角轻轻扬起,双目炯炯,整个人看起来很精神,不像之前总是感觉死气沉沉的。
        “哦?是有什么开心事吗?”石敬瑭有些惊讶,透过窗口看着姬如雪,姬如雪正用笔头抵着下巴思索着什么,她的确开朗了,看起来也真的很高兴。
        阿瑶摇了摇头,“这个…我不清楚。不过我记得雪姑娘昨晚就寝的时候还是以前的样子,今早一起来就面带笑容的,大概是晚上做了什么美梦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梦?”石敬瑭微微蹙眉,低下头若有所思,该不会是…
        “石公子,你来了。”姬如雪原是有些累了,想到院子里转转,走到门口便看到了石敬瑭。
        “雪姑娘,”石敬瑭点点头,笑道:“听说雪姑娘今日心情不错,这样一见,果然比以往精神很多呢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看见他了。”姬如雪定定地看着院子里的大树,静静地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什么?”听到此话,石敬瑭瞪大了眼睛,不可置信地看着姬如雪,“怎么可能?他明明已经…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我看见他了。”仿佛没有听见石敬瑭的话,姬如雪笑了笑自顾自地说着。
        “雪姑娘…”看见姬如雪恬淡的笑容,石敬瑭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她已经多久没有笑过了?多久…没有这么开心过了?
        “我看见他了,真的看见他了。”姬如雪合上双眸,嘴角笑意更甚。
        那么…应该打破这一切么?
        提醒她李星云已经死了,一年前就已经死了?
        还是……
        石敬瑭心疼地看着姬如雪,终是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    ——明日一战,恐怕是凶多吉少,你真的决定了?
        ——该来的总会来的。石头,如果我有什么不测,雪儿就拜托你照顾了。只愿她往后的生活平安喜乐。

        李子,你不在,让她如何喜乐?

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“星云,我等你很久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第三日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『我在。』
        秋夜雨寒,姬如雪撑开窗户,靠着窗沿,看外面淅淅沥沥的雨点,有些恍然。
        “夜里凉,站在窗口吹风也不知道多穿一点,”李星云温柔地将披风给姬如雪披上,嘴上却还数落着她,“万一着凉了怎么办?”
        “大惊小怪,哪儿就那么娇弱了?”姬如雪虽是如此说,却还是听话地拢了拢披风,的确暖和多了呢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今儿个才知道雨水这么好看,你都看得入迷了。”李星云俯身拥住姬如雪,轻轻地将下巴抵着姬如雪的左肩。
        “没有,”姬如雪笑了起来,沉默了一会儿轻叹了口气,有些怅然,“现在的生活太安逸了,有些不敢相信。”
        李星云感受到了姬如雪的不安,将她拥得更紧,慢慢吐气,“我在,一直都在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,我知道。”姬如雪顺势靠在李星云身上,安心地闭上眼睛。
        我知道有你在,所以才不觉得害怕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第四日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『她的快乐,是真的吗?』
        “雪姑娘今日也是如此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,心情依旧很好,不知在案前写着什么。”
        石敬瑭和阿瑶在院子里说着话。
        “石公子,”阿瑶疑惑地看着石敬瑭,以往石敬瑭都是隔六七日才会来看望姬如雪的,然而自从那日之后他便日日都来,每天都问阿瑶同样的话,还总是看着姬如雪露出担忧的模样。见此情状,阿瑶自是心中疑虑,问道:“雪姑娘开朗了应该是好事,可是我怎么觉得你很担心雪姑娘呢?”
        石敬瑭看着屋子里埋头书写的姬如雪,她穿着天蓝色的罗裙,阳光照在她身上,整个人看起来都暖暖的,“我何尝不希望她能整天都如这般开朗,只是…”他顿了顿,垂下眼帘,“如今这般…她的快乐,是真的吗?”
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“雪儿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第五日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『永远都不会离开。』
        又是夜晚,静谧安然。
        姬如雪坐在桌旁,一手支着额头,闭目休息着。
        李星云走进屋,缓缓地走向姬如雪,却见她已然睡着了,夜里更深露重她竟半点也不注意,李星云宠溺地看着姬如雪,无奈地摇了摇头,“真是拿你没办法。”
        李星云轻轻抱起姬如雪,却不想姬如雪睡眠浅,一动她就醒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来了啊…”姬如雪半睁眼眸,看不太清眼前人的面容,但是她能感觉到是他,只有靠在他的怀里她才会安心。
        李星云见姬如雪半梦半醒的,一时间有些想笑,“怎么?这么晚都没有睡,是在等我?”
        姬如雪也笑起来,伸手抚摸李星云的脸庞,“是啊,我在等你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傻瓜…”李星云吻了吻姬如雪的额头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永远都不会离开,对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,永远都不会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第六日·晨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『他已经死了啊…』
        秋日的雨水总是透着寒气,最担心的是,仿佛什么也挡不住那股寒气侵入身体。
        姬如雪站在院子里的那个大树的树荫下,抬头看着树上微微泛黄的树叶,秋天…总是让人伤心。
        “雪姑娘,”
        听到有人叫自己,姬如雪寻着声音转过头,看见石敬瑭正朝她走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石公子,这两天是有什么事吗?你每天都要过来。”姬如雪迎上他,笑着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雪姑娘,”石敬瑭眉头紧蹙,深吸一口气,郑重地说:“李兄已经死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姬如雪脸上的笑容霎时凝住,脸颊变得苍白,嘴唇上的血色也逐渐褪去。
        “李兄早在一年前就已经死了,”石敬瑭拱手作揖,“所以,请雪姑娘一定要珍重自身。”
        姬如雪双腿发软,一屈膝一后仰,整个人撞在在身后的树干上,却丝毫感觉不到痛楚,喃喃着,“他已经死了啊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第六日·夜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『我该走了。』
        “你终于来了。”不知等了多久,姬如雪一看见李星云便开心地迎了上去,却发觉他仿佛一点精神都没有,看起来很难过的样子。
        “星云,你怎么了?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姬如雪关心地问着。
        李星云闭上眼沉默了良久,才缓缓开口:“雪儿…我要离开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?”姬如雪不解地看着李星云,不安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雪儿…”李星云心疼地看着姬如雪,眼底满是爱惜与不舍,“你…该醒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第七日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『梦醒了。』
        ——从来不敢奢望还能与你再见,就算是以这样的方式,只要能再看到你,还与你相处了这许多天,我很满足了。
        ——现在,我该走了。
        ——雪儿…珍重。
        熟悉的声音越来越远,飘向…她再听不见的地方。
        这里…又只剩下她一个人。
        你说过你一直都在,
        你说过你不会离开的,
        …
        你还是食言了,你总是这样。
        可是怎么办呢,即便如此,我还是…没有办法责怪你。
        毕竟…
        姬如雪慢慢睁开眼睛,许是睡了太久,竟觉得阳光有些刺眼,眼底一阵涩疼,她想伸手挡住阳光,却惊醒了床榻边上的人。
        “雪姑娘…”阿瑶瞪大了眼睛看着姬如雪,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“你醒了?!你终于醒了!”说罢,还冲着屋外叫喊,“石公子!雪姑娘醒了!”
        石敬瑭听到声音立刻跑了进来,看到姬如雪醒了,长舒了口气,悬着的一颗心可算是放下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雪姑娘,你可算是醒了!之前怎么叫你你都醒不过来,请了郎中来也说不出个所以然,可把石公子和我吓坏了!”
 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,因为我让你们担心了。”姬如雪内疚地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没什么好对不起的,你没事就好。可觉得哪里不舒服了?”石敬瑭上前,关切地问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很好,你们不必担心了。”姬如雪冲他们淡淡一笑,“这些日子麻烦你们照顾了,谢谢。
        “石公子,你去做你想做的事吧,不必再继续守着我了。”姬如雪合上双眸,眼角有泪珠划落,声音也颤抖起来,
        “我的梦,醒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终】
        姬如雪醒来的时候,身边就只有陆林轩和张子凡。她知道,李星云终究没有让她跟着他一起去。
        即便昨晚…他满口答应了。
        几日后,石敬瑭带回了他的死讯。
石敬瑭说,那一战到最后,李星云决意与袁天罡同归于尽,将袁天罡引到早已埋好火药的地方,点燃了引线。
        最后…尸骨无存。
        姬如雪听完之后平静地吓人,然而从那天之后,她就再没有笑过。
        后来的一年里,她去了很多地方,都是山清水秀的地方,八月末在渝州落了脚,那个他们缘分初始的地方。
        石敬瑭起初只当姬如雪是故地重游,直到九九重阳才恍然想起,九月十五是他的忌日。
        不过这一趟来渝州解开了姬如雪的心结,往后,他…也安心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 多年后,姬如雪再次回到当初他们隐居时曾住过的竹屋,深山里的屋子,许久没人搭理,周围都长满了杂草,屋子也已经是破烂不堪的模样了,然而他们曾在这里经历的一切她还都记着,一点都不敢忘。
        星云,你总是食言,哪怕是在梦里你都不守信用,可是一点都不责怪你,我怎么能责怪你呢?
        毕竟…
        你是那么地希望我能活下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 完 -

评论

热度(6)